主页心水论坛 - 诚邀各路高手来本站发表心水!

【三年·再纪念】孙国东:饮流怀源念吾师——忆

时间:2017-06-15 11:08来源:囚魂 作者:竹语清香 点击:

不足以作为医学评价依据。

复旦高研院的英文名称改为了:Fudan Insi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inSocial Sciences。

[④]以下内容,还是体会先生“个殊化研究”路径的要领,无论是对我了解哈耶克思想,但能集中精力阅读先生的哈耶克研究著作,尽管额外增加了我当时准备硕士论文答辩的学术负担,并不是发给我进行评价的。这场误会,我才明白:原来他的那封邮件是要给《政法论坛》推荐稿件,便把原本要发给他的邮件也同时发给了我。到那时,他分不清哪一个是孙国栋老师的,然后依靠邮件自带的提示功能补全地址;但由于我和孙国栋老师的邮件地址前面的汉语拼音都是一样的,其他的都会在写邮件时直接输入对方姓名的拼音,他通常只会保存那些不是由姓名拼音组成的邮件地址,他告诉我:由于嫌保存别人的邮件地址麻烦,我们在一次私下谈话中聊到了《政法论坛》的编辑孙国栋老师,对该论文进行了学术评价。先生的回信并没有回应我的评价。在正式成为他的弟子后,从哈耶克方法论个人主义与其理性观的关系等多方面,我给先生回了封长邮件,对他人的哈耶克研究进行评价。5月19日的那天,并能依据他的研究成果,我已经可以深入阅读先生的研究著作,夜以继日地认真阅读了先生的这本书。由于有了研究生阶段的学术积累,我便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我当时想当然地把它理解为先生对我学术能力(特别是对他关于哈耶克研究成果的熟悉程度)的一种考察。于是,致富之家心水论坛。加之我与先生之间还不甚熟悉,让我对一篇关于哈耶克自由思想的研究论文进行评价。由于当时已经知道要跟随先生读博,我突然收到了先生发来的一封邮件,在我正在全力准备硕士论文答辩的时候,其实源于先生与我之间的一场“美丽的误会”。2006年5月17日,直接称“邓正来”。

[③]现在,在大部分场合则遵循他的教导,除了第一次出现时称他为“邓正来先生”“邓师正来先生”或“邓正来师”以外,我才不带任何姓名地称他为“老师”。而在写作与他有关的正式学术论文中,但我一直保留着这样的称呼。只是在和他面对面说话时,尽管我们之间已非常熟悉和亲密,我一直称他为“邓先生”。后来,而不愿与读者分享。

[②]我真正认真阅读先生的这本书,我更愿意留给自己体味,真正关心的读者自可以从高研院的主页或出版物中获得基本印象;其他更多的细节,我决定把这一部分加进来。关于高研院此前的运行模式,收录此书时,以便于读者了解和研究正来先生。因此,有部分学友鼓励我把我个人参与并见证的高研院创建和运行细节写出来,当时没有发表出来。文章发表后,但为了避免引发不友善的猜度,原本已在初稿中写好,并对其他文字进行了修改。“谋划高研院”的部分,最新文稿增加了“谋划高研院”“我们就喝金六福”的内容,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一书中。本文初稿发表于正来先生周年祭之际,2009-2013年兼任邓正来先生学术助理。本文全文发表于专为纪念正来先生逝世三周年和60周岁诞辰而编辑出版的《真性情·真学问:怀念邓正来先生》(邓正来学术基金会编,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院长助理,也是先生与我的最后对话……

[①]自第一次给正来先生写信以来,也是先生与我的最后对话……

孙国东,为他加加油。但他和师母为了避免细菌传染对他虚弱身体的危害,我想一如既往地过去握握他的手,我马上解释说:“我说的一大早是在十点以后。”说完后,听说一品轩高手心水论坛i。如果“一大早”过去可能暗示他病情已经十分危急。于是,因此,我们大都是上午十点以后过去探望,除非特殊情况,为了确保他的休息时间,先生对周围人的微妙表现十分敏感。此前,“那么早过来干什么?”我马上意识到自己表述的失误。住院期间,我们明天一大早再过来看您。他一听到“一大早”就说,并不断催促我和晓畅师妹离开医院。我当时对他说,他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经过紧急治疗,以舒缓腹胀。

后记与注释:

增订修改于2015年9月7-8日、11月2-3日

初稿陆续记于2013年3月-2014年1月

后来的事实表明:这是先生生前与我的最后一次见面。我们之间的那几句对话,另一方面将积血从腹腔中导出,打开通道以利于从颈动脉输入全血,治疗小组一方面为先生做了颈动脉穿刺,为了应对腹腔出血,因此医院于当天下午3时50分左右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同时,先生的生命随时会面临严重挑战,并初步判断极可能是肿瘤破裂导致了出血。

先生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病情的严重。下午5时许,排除了穿孔可能,由于血水中没有食物残渣和化脓物质,腹腔里堆积血水可能是从当天凌晨开始的,这意味着先生的腹腔内已经充满大量血水。李进医生判断,从先生的腹腔中抽出的液体全部是血水,治疗小组就立即为先生进行了腹腔穿刺手术。但非常不幸的是,以确定腹胀是由积液所致还是大量出血引起的。

由于肿瘤有随时破裂并伴随大量出血的可能,建议立即进行腹腔穿刺,为确定当天新出现的严重腹胀的原因,可以考虑进行以安慰和延缓为目的的小剂量化疗。

在做出上述诊断之后,以缓解身体不适。如果上述对策有效,采取在腹部敷上皮硝的中医疗法,即主要针对炎症、出血、肾功能受损等症状采取注射抗生素、增加血容量(输血)、输入营养液、插入导尿管、禁食等对症治疗方案。同时,我不知道蓝宝石心水论坛。建议目前主要采取对症性、支持性、保守性的治疗方案,为了应对急迫的并发症,因此不适宜进行第二期化疗。

第四,超过一天没有排尿),且肝功能和肾功能已受到一定影响(症状是眼部出现黄疸,鉴于邓先生渗血和炎症等并发症已比较危急,且肝部已发现四、五块肿块。

第三,胃部肿瘤迅速扩大,此前关于胃癌晚期、病情发展极为迅速的诊断无误。目前,做出了如下诊断[④]:

第二,治疗小组综合了上海地区多名著名肿瘤专家的意见,与艳明师母、嘟儿等一道旁听了治疗小组对先生病情的最新全面会诊。当时,我们还破例作为家属代表,我们几乎全天同时陪护在医院。就在先生离世的前一天(1月23日)下午,特别是1月19日病情加重以来,我和晓畅师妹几乎每天都去医院探望。自1月10日以来,情义价更高!

第一,情义价更高!

在先生住院的一个月,除却对我们有意义的人的想念,但仍可以想象:面对生命的临界时刻,也许活着的人都不曾有这样的生命极限体验,对生命的脆弱和情义的可贵有了更深刻、更真切的体认。是啊,让我们接受了一次生命和灵魂的双重洗礼,痛心、绝望、感动交织在一起,我们在场的每个人无不为之动容。那一刻,这无疑对他构成了生命的极限挑战。

最后的对话

生命诚可贵,而其中的一个检查环节要求他屏住呼吸15秒,几乎每秒钟都要打嗝,还得了隔肌痉挛,他不仅身体极度虚弱,最终回来了。”当时,二是想到了学术界的朋友、师门弟子和高研院同仁。正是这两种动力支撑着我最终战胜了恐惧,我想到了两点:一是想到了自己的爱情和亲情,他吃力地回忆起了刚才的经历。他说道:蓝宝石心水论坛。“刚才去鬼门关走了一趟。在那一刻,先生做完检查被送回病床。面对师母、嘟儿、先生大姐和我,治疗小组决定对先生做CT和核磁共振检查。5时20分左右,并确定是否做后续的化疗,先生的第一期化疗刚刚结束。为了检验化疗效果,我照例到医院看望先生。当时,为时晚矣……

先生说完这些话,莫不追悔不已。然而,还是我们这些在身边的人,无论是他自己,特别是得知现在的医疗条件早已有“无痛胃镜检查”的技术后,回想起近一个月前被错过的那次检查机会,已经排上日程的胃镜检查就这样硬生生被错过了……

2013年1月21日下午四时许,为时晚矣……

“支撑我活过来的两个动力”

住院以后,还用做检查?”仿佛是命运的刻意安排,一位朋友说的一句玩笑话也强化了他对自己身体的信心:“你的身体状如牛,让他对医院有了一种莫名的抵触情绪。二是向一帮朋友讲起将去医院做检查的安排时,弄得狼狈不堪。这次不愉快的经历,花了近半个小时才打上的士,像打仗一样不停地穿行于街道两旁,我们两个人只打着一把伞,车辆拥挤不堪。面对瓢泼大雨,而且门前街道狭窄,不仅医院人山人海,但我们只带了一把雨伞。华山医生位于上海市中心,让他对去医院有了抵触情绪。当天从医院返回时正逢大雨磅礴,还有两个原因让他最终放弃了检查:一是我们当天去医院时的不愉快经历,除了不愿承受胃镜检查的痛苦外,从其他途径得知,不想去做检查了。后来,做胃镜检查难受得很,他说胃痛已缓解,当天他并没有去。我问起时,并在头一天晚上提醒他前往。想知道金六福心水论坛。但是,便约了第二周周二(27日)一大早再去做检查。我已经给他记上了他的日程,当时已无法做胃镜检查。于是,于是便陪他见了事先约好的医生。但由于他中午已进食,要我下午陪他去华山医院做胃镜检查。我当然义不容辞,刚刚上完半天原典精读课程的他,还硬是被他错过了。

那是2012年11月22日(周四)。当天中午,他也没有做过胃镜检查。最接近的一次,他竟然没有做过一次胃镜检查。即使是已经开始长期出现胃痛的两个多月(2012年10月-12月)的时间里,每年至少要做两次以上的胃镜检查。而自1980年代初至2012年12月24日的近30年时间里,原来他的叔叔和爷爷都曾患过胃癌。医生告诉我们:像他这样的胃癌高危人群,他住院后我才得知,他都会首先叫上一份面条。我那时只知道他的父亲得过胃癌,他便每天带着当时休学的嘟儿妹妹去复旦食堂吃面。每逢高研院宴请客人或到外赴宴时,自感觉胃痛以来,他曾连续一个月靠吃没有任何油星儿的光面治愈了胃痛。因此,只是采取了他在读研究生时对付胃痛的一种成功经验:学会

【三年·再纪念】孙国东饮流怀源念吾师——忆邓正来先生蓝宝石心水论坛
【三年·再纪念】孙国东饮流怀源念吾师——忆邓正来先生
读研究生时,也没有吃药,既没有做任何检查,让我们错误地相信他就是人们常说的永远累不倒的“铁人”。而他自己同样信心十足,而我只做了一场讲座回来后就感冒了。类似的情况,他在五天里做了七天讲座却只是嗓子有些沙哑,我陪同他去武汉五所高校访问,你看一品轩高手心水论坛i。让我们不得不信服他的精力过人。2010年6月初,他常年出差在外却不见疲倦的身体状况,高研院成立以来,都与他无缘——他甚至不止一次地向外人自豪地讲起自己的体检结果。其次,高血压、高血糖、脂肪肝等中老年常见的病症,他的身体状况非常好,近三年的学校体检显示,那时都对他的身体充满信心。首先,还是我们身边的人,无论是他自己,并没有太在意。而且,先生就开始出现胃痛症状。致富之家心水论坛。由于我们都以为他只是普通的胃痛,生命的历程却没有“如果”……

大约自2012年10月以来,先生的生命历程无疑将会被改写。然而,并且必定会延长寿命。如果我们能敏感地意识到他很早就显现出来的胃痛对他意味着什么,他是一定可以做手术的,如果提前一个月住院检查,根据这个肿瘤扩张速度计算,李进医生分析,肿瘤已不可思议地扩展至直径10厘米以上。因此,已无法施行手术割除。2013年1月21日的检查显示,但由于已部分转移至腹腔,他的胃部肿瘤只有馒头大小,对身体状况缺乏足够的敏感。

先生住院初期(2012年12月28日)所做的检查显示,只怪我们这些长期生活在他身边的人对他的家族病史缺乏更深的了解,先生的离开其实并非没有任何征兆,走的方式也是那么邓正来”。

现在看来,世骏先生发给我的短信中亦写道:“我的这位兄长,不由分说……”。在看到《东方早报》上我接受采访的报道后,不落俗套,干脆,张扬,走的方式是那么邓正来,“邓正来突然走了,以至于童世骏先生在纪念文章中说,不禁让人唏嘘,先生竟未能等到那一天……

先生住院整整一月就离开了我们,并得到了他的认可。金多宝心水论坛48080。未曾想,我还把适度打打乒乓球列上了他的恢复性运动中,成了我鼓励先生战胜病魔时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在规划第一次化疗结束后的生活时,我还等着您打乒乓球呢”,“没事的,这竟成了我与先生最后一次打乒乓球。在先生住院期间,就没有多想。未曾料想,我以为他是疲劳所致,以第二天要开年会为由提议结束。他当时刚从香港出差一周回来,他就觉得吃不消,高研院要召开例行的学术年会。那天下午只打了半个小时左右,接下来的一天半,他住院检查的前两天,也成了他茶余饭后乐于向外人讲述的话题之一。

被错过的手术机会

2012年12月21日,被他称为“世界级”的表现,对打起来很是酣畅淋漓。我们在巅峰时期各自送对方的一个七连环扣杀,我们的球风也能彼倡此和,就像我们的性格大致互补一样,并伺机送上致命还击。因此,常常可以将他势大力沉的进攻巧妙化解,到后来练得左右开弓,我只能右手削球,以削球见长并辅之以扣杀进攻。开始时,在业余选手中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我的球风则外柔内刚,十分讲究触球方位和落点位置,还擅长杂耍式的声东击西,左右均衡,但他不仅技术全面,表面上看起来是冲撞型的,以至于高研院的行政人员都能根据他的情绪来判断他得失球的情况。

先生的球风外刚内柔,整个28层都能听到他打球时的嬉笑怒骂,让他打得很不过瘾。没有学术活动主办时,其实吾师。不能随着球的得失而释放相应的情绪,由于要照顾到听课的学员,成了他最理想的打球状态。记得暑期讲习班在隔壁房间举行的七月中下旬,不小心失球时便扼腕长叹,杀到高兴时就尖叫不已,他就不能真实地体验到这种情绪的存在一样。因此,似乎不能释放喜怒哀乐,先生是那种有情绪必释放的人,先生完全展示出了他率直、随性的一面。率性而发时,因此没有任何一决高下的竞技压力。在这样的状态下,谁就发球,我们一般都是球死在谁手,除了刻意让对方练习某种发球或杀球外,常常最能反映出他的性格。我与先生打乒乓球从来不打局,我就自责不已……

一个人在放松状态下的表现,特别是在他长住办公室的后两年没能和他分享更多的私人生活空间,这件事也成了我与先生交往以来的最大遗憾。每每想到在他生命晚期没能多陪陪他,随着先生没有任何征兆地溘然长往,是我极少数的例外。现在,像这样对他的要求表示拒绝或者提出变通,我提议将打球时间提前至下午三点左右。与先生交往多年,由于当时觉得晚上一起吃饭占用了太多私人空间和时间,我则因重任在肩不为所动。新学期开始后,他仍多次给我发短信催我“过来打球”,给他推荐了另一个球技出色的师弟作为替补。在师弟不能前往的时间,我婉拒了他每天邀我定时去高研院打球的提议,由于要集中精力完成一篇课题结项论文,边吃边聊不亦乐乎。八月间,就着学生食堂里的饭菜,然后各自喝上一瓶啤酒,我们会一同去旦苑食堂一楼吃晚饭,休息一刻钟左右,打球”。打完乒乓球,电话里通常只有一句话:“国东,我都会准时收到他打来的电话,每天下午4时左右,我们每天下午都要切磋一小时左右的乒乓球。七月底以前的那段时间,没有特别紧要的事务,先生在生命晚期十分乐意和我打乒乓球。只要他不出差,双方都认为对方是最好的陪练员。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因此打起来很是契合,那段时间亦是我与先生交往近八年来最自在、也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我与先生的球技接近、球风互补,成了高研院的一道风景线。现在想来,成了我们切磋技艺、交流工作、纵论时事的主要场所。乒乓球桌上的欢声笑语、嬉笑怒骂,摆在高研院楼梯间的那个乒乓球桌,充分展现出了性格中倔强、不认命的一面。一品轩高手心水论坛1。

自2012年4月直到先生住院前最后一天在院里办公的12月21日,不断挑战着自己身体的极限,夜照熬、烟照抽,他仍不听劝阻,连续几天几尽失声——尽管如此,他常常因讲话太多加上感冒症状,特别是每次从外地演讲或开会回来,他连续几个月每两三个星期都要感冒一次,他的身体已明显大不如前。一个典型表现是,大约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他那时或许已经更迫切地感受到了锻炼身体的重要性。现在想来,后来便不了了之。【三年·再纪念】孙国东:饮流怀源念吾师——忆邓正来先生。现在看来,但先生当时不置可否,我在高研院刚刚正式运行的2009年也提过,并马上付诸行动。同样的提议,我便向先生提议买一个乒乓球桌供大家锻炼身体之用。先生当即表示了同意,大家不约而同地聊到了锻炼身体的话题,先生带领高研院全体成员到奉贤去郊游。在回来的车上,打球”

2012年4月,而是因为它既承载着先生对我的体恤之情,但我对金六福酒却有着特殊的情感。这无关酒本身的品质,对酒本无特殊的偏好,花了近一个小时才把金六福买回来。

“国东,我先是步行、后来打车,附近的很多超市仍没开始营业,执意不喝茅台或五粮液。金六福高手心水论坛。由于当时正值春节期间,要不我们就奢侈一回吧。但他仍坚持让我到外面去买金六福,我便说:反正是过年,发现只有茅台、五粮液之类的好酒供应。见如此情形,拿来酒水单一看,想喝白酒,我们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店吃饭。他一时兴起,我们俩几乎都在一起吃饭。

我并不嗜酒,除了他有应酬外,希望能改善一下他的伙食。那几天,想专门陪他在外面的饭店吃吃饭,我特意大年初四就从老家赶回上海,他便在办公室住了起来。想到他一个人时不愿意下楼并常常以泡面果腹,原来的一家三口离分于三地过年。除夕过后,看看饮流怀源。他正经历家庭变故,便是我几年前和他单独喝酒时剩下的。

记得有一次,他都会说“我们就喝金六福”。我家里迄今还有一小瓶金六福,但凡与我单独聚餐喝白酒时,挑了一瓶100元左右的金六福点上了。

那是2011年春节期间。当时,我也便不好再坚持了。他专门研究了一下酒水单,不能讲这个。这叫内外有别。”他这么一说,那是在外面。对学生,但不能这一顿饭把你一个月的工资吃没了。我喝茅台和五粮液,却被他拦了下来。他说:事实上金鹰论坛高手资料。“酒当然可以喝,我建议要一瓶茅台或者五粮液,但在点菜时,我决定专门宴请先生一家。先生及家人愉快地接受了宴请,我刚领到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为了表达先生对我的提携抬爱之恩,便想着以五粮液或茅台进行招待。没想到却被他坚决地拒绝了。

从那以后,我第一次宴请他时,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喝这个酒。

那是2009年7月的事情。当时,以确定酒的品度,大家都默认由他来先品尝一口,先生对酒特别是茅台酒有独到的品鉴心得。每次新酒开启时,但据他的几位资深酒友讲,由每人带去自己珍藏的好酒。我对酒没什么研究,每个月由他召集大家定期聚会,逐渐形成了非茅台不喝的饮酒习惯。他还和近十位近友形成了一个品酒俱乐部,他又爱上了茅台,道尽了先生此生的两大嗜好。移居上海后,贺卫方在一篇微博中写道:“但愿天堂里有哈耶克和五粮液”。一句话,他给人留下了“非五粮液不喝”的印象。他离世后,一品轩高手心水论坛1。而且对酒本身通常也有特别的要求。在北京时,是他十分喜爱的排遣和交流方式。

由于他非五粮液或茅台不喝的名声在外,在嬉笑怒骂之中纵论天下,不如说他更喜欢三五友人把酒言欢的热闹气氛。于推杯换盏之间快意恩仇,与其说他对酒感兴趣,他才喜欢喝上几杯。因此,已经失去了喝酒的乐趣。只有老朋友聚在一起时,一个人喝酒其实是在喝闷酒,他几乎不喝酒。在他看来,他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理论。一个人时,但他并不是一个嗜酒成性的人。关于喝酒,充分体现了这一点。你看蓝宝石心水论坛。

他不仅对喝酒的氛围有讲究,他对同道友人的循礼恤情之举可谓厥功甚伟。他离开吉大时的这个细节,先生能成为当代吉利心水论坛wwwji153社会科学界最重要的学术组织者之一,在注重礼义的030055管家婆心水论坛文化环境中,常常是复旦人津津乐道的话题。据我体会,特别是高研院成立时上百位著名学者共襄盛举的空前盛况,因为这是我当初对他的承诺。”学人们常常发出疑问式的感佩:先生生前为何总能在身边聚集那么多香港王中王网站各个学科的顶尖学者?高研院成立后一众海内外各学科顶尖学者先后造访的盛举,我是不应该离开的,在他没有离开吉大之前,我答应帮他的忙,先生才开始与上海高校、研究单位有实质性的接触。先生私下里对我们说道:“我是文显兄引进到吉大的,甚至他本人也没有和其他单位进行实质性接触。直到2007年12月张老师调任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90888高手论坛开奖结果的消息正式确证以后,先生并没有让我们太过声张,但主要是为了感念时任吉林大学党委金鹰论坛高手资料张文显老师的知遇之情,有一个细节值得特别提及。尽管我们几位弟子在2007年10月中下旬就开始受命起草研究院的筹建方案,是落实程度较低的几个方面。这当然就是人们常说的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熟悉先生的人都知道他喜欢喝酒,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我们就喝金六福”

在先生离开吉大、加盟复旦的过程中,筹建方案中提到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培养方案、人才引进方案、“学术工作坊”的运行方式等,高研院的实际运行其实是先生加盟复旦后与体制不断博弈、甚至妥协的产物。其中,复旦高研院并没有按照任何既定的方案运行。除了在研究院名称、学术定位、办院方向、出版物及个别学术活动等方面基本遵循了我们提供的筹建方案以外,只是其初步的参照。事实上,特别是他早期创办《3438铁算盘开奖结果社会科学季刊》《管家婆高手论坛彩民网书评》时的团队资源。我们作为初入士林的弟子所做出的筹建方案,先生创立复旦高研院的过程中利用了他自己多方面的学术资源,先生遂加盟复旦大学创建了“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值得指出的是,使所有其他单位失去了竞争优势,复旦的介入特别是它承诺提供的相对优厚的办院条件,且常常带有反讽意味;而‘高等’含义似乎更为中性一些)”。

后来,‘高等’比‘高级’的中文效果似乎更好(‘高级’的中文含义更丰富,我们追求的毋宁是无学科的(non-disciplinary);

其四,因此跨学科的提法本身就是一个悖论,‘跨学科’还是以‘学科’的分立为前提的,正如您曾经指出的,简称IAS);

其三,更便于国际交流(我们的英文全称为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on Social Science[③],简称IAS)等国外类似机构更容易对应起来,与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简洁鲜明、主题突出;

其二,我们一致认为,我写道:

其一,建议机构的名称叫“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更好。在当天写给先生的邮件中,我们几位同门经过充分讨论,但大家对是叫“高级研究院”还是“高等研究院”、院名中是否加上“(跨学科)”等仍有分歧。2007年12月12日,我提议“研究院”的名称最好叫“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或“社会科学高级研究院”,很早就知道邹恒甫教授在武大创建的红姐彩色统一图库第一个“高级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成立于1992年的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因此在讨论的过程中,我们应不同单位的要求不断修订“研究院”的筹建方案。我硕士毕业于武大法学院,其他几位同门参与讨论,同时由我执笔,先生不断向我们通报他与上海不同院校或研究单位接洽的进展情况,然后是顺江而上、高校集中的武汉。此后的几个月时间里,随后是同样位于长三角的南京和杭州,他甚至建议我参照某法学家改换门庭后创建的专科性研究机构起草“法律哲学和政治哲学研究院”的筹建方案。他当时倾向的下一个落脚地首选是他的出生地上海,即“法律哲学和政治哲学研究院”。在最初的谈话中,“最低纲领”则是创建法律哲学和政治哲学的专门研究机构,并准备与筹建相关的成果资料。

“关于研究院名称,与另三位师兄(后来又有一位同门加入进来)一道起草“研究院”的筹建方案,我领受到的主要任务是:五天内,致富之家心水论坛。特别是想利用更好的学术资源创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或“法律哲学和政治哲学研究院”的初步设想。当时,他第一次向我透露了想离开吉大的想法。他向我讲述了种种促使他决定离开的理由,并邀我共进午餐。席间,先生在他去吉大授课常住的华侨饭店(现名人酒店)单独召见了我,一次足以影响我学问人生方向的深刻教诲!

先生当时的设想大体有“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之分:“最高纲领”是创建跨学科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这都归功于八年半前先生对我的那次及时敲打,不断有师友惊奇于我在为人为学方面发生的变化。而我自己深知:如果说我有些许长进的话,心向往之”的为人为学座右铭。这些年来,它迄今仍是我“虽不能至,至少对我个人来说,“只做不说”更能体现出先生晚年所研究的“生存性智慧”。不管怎样,即使对某些高尚品格的追求,未免太过于古典和自矜了。也许,在这个反智主义和民粹主义甚嚣尘上的大众文化时代,在这个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主导的世俗化时代,还是“追比圣贤”,无论是“平实深刻孤独”,首先就是要追比他们的那种孤往精神。

2007年10月18日中午,一次足以影响我学问人生方向的深刻教诲!

谋划高研院

也许,我们可以体悟到先生要我们弟子们“追比圣贤”的深意所在:所谓“追比圣贤”,其实是古往今来所有圣贤的共同品格。正是在这里,吾往矣”的孤往精神,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可见,虽千万人,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褐宽博,吾愿往之。”《孟子•公孙丑上》曾转借曾子的话说:“自反而不缩,同道者寡,虽前路寂寥,独立之思想,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学习先生。有此自由之精神,风景绝美,盖人迹罕至,治学之路自是孤寂艰辛。仍毅然往之者,和高者寡,自古流俗者众,当有孤往精神。言其孤者,“凡有志于根本学术者,体现了熊十力先生毕生倡导并践行的“孤往精神”。诚如漆园老人所言,则是对近世学界浮虚媚俗之风的自我决裂,也是对学风笃实、文风朴实的自我期许。“深刻”和“孤独”二语,“平实”除了要求为人平正踏实外,更会是我整个学问人生之路都勉力追寻的为人为学境界。

据我体会,不仅是我2007年5月以来一直努力达到的学思状态,先生送给我的“平实、深刻、孤独”这六字箴言,找到了博士论文的基本写作思路。而且,并很快把握了哈氏思想的主要方面,让我得以很快沉潜于我所研究的哈贝马斯法哲学中,正是“体制内闭关”的学思状态,我当时的那个决定却是十分及时和有效的。事实上,看看大联盟心水论坛。但至少现在看来,我刻意没有把这篇文章推荐到法律博客的首页发表。

尽管我的这一举动在当时引发了一些争议,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动静,想“当作是一种监督和激励”。而且,二是就如我当时在文后写的那样,绝不是为了“宣示”。当时的主要考虑有两个方面:一是给当时关心我的师友以及我正在承担的一些师门内部责任一个明确交代,我在个人的博客上发布这一消息,恰恰是难以忍受孤独、甚至不甘于寂寞的人。正来。但敦友教授可能难以体会的是,所以没有寂寞感。”余先生的话其实从反面表明:那些试图在人前宣示要“享受孤独”的人,余英时先生曾说:“因为不需在人前证明自己的存在,而不是简单地宣布少与人往来所能奏效的。”我自然没有再做任何回应。我完全理解敦友教授的批评意见。记得在回答人们对其沉浸于学术的生活状态的好奇时,那是将理论推至极端所得到的心理感受,则应该被体验成一种精神的境界,至于孤独,更不是宣示的结果,因为深刻是对理论的持续追问与推进,这里也并没有什么深刻,宣示本身就不是平实,平实并不是‘宣示’出来的,恰恰在显示浮躁,不是在践履邓门平实的学风,不明就里地狠狠批评了我一顿:“我甚至于认为国东博士的此一追随,我正在法律博客上与广西大学的魏敦友教授就“学术与政治”“老铁算盘高手论坛78123法律哲学的建构”等问题进行了数个回合的论争。敦友教授见我就此高挂免战牌,不回复任何非学术、非理论的博客留言。……”

当时,戒绝下列事情:

4.停止非学术、非理论的博文写作,我决定牢记邓先生‘平实’、‘深刻’、‘孤独’的教导,我写下了这样的话:

3.不写作任何‘应景而作’或‘应请而作’的论文;

2.不参与任何非学术的‘学术会议’、‘学术论坛’和学人之间‘套近乎、拉关系’的饭局;

1.不参与任何‘关于理论的’争论、议论或讨论;

我决定至少在我随邓先生向学的这段时间里(2009年7月前),我在自己的法律博客上专门写下了题为“品味那份爱智的孤独——随邓正来先生‘体制内闭关’宣言”的文字。在2007年5月7日发布的这篇文字中,返校后我立即开始反思和调整自己。为此,今天再送你两个字:‘孤独’。要学会享受孤独。”他的一番话让我顿时有醍醐灌顶之感。正是在他的启发下,不要再去参与那些网络上无谓的争论了。”“我去年送给你了‘平实’‘深刻’四个字,我希望你跟着我进行‘体制内闭关’,我把它叫做‘体制内闭关’,就开始了新一轮的闭关,“我今年生日过后,而忽视对一些更深入的问题的思考。”他接着说,因为它常常会使你过于匆忙地得出某些结论,‘聪明’其实是大忌,但对学术研究来说,学术基础也很好,你很聪明,他郑重地对我说:“国东,并有机会与他扺掌而谈。在询问了我的一些近况后,我受邀坐在先生旁边,正在一起团圆过节。他专门在小区附近的一家饭店以家宴的形式宴请了我。金六福心水论坛。席间,以及先生的母亲和弟弟、弟妹一家,我专门来到位于北京北郊的著名的“未名斋”拜访先生。先生一家,趁着赴南京参加第3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返校之机,并专门送给我“平实”“深刻”四字供我自省。

“经过深思熟虑,先生很快就敏锐地察觉到了我为人为学上的浮躁,我是被他点名回答问题最多、给出批评意见亦最多的学生;他还让我担任了庞德《法理学》第4卷翻译的召集人以及2006级硕士生和博士生“西方法哲学读书小组”召集人……几番接触下来,接着还让我做第二次读书会的主报告人;在那一学期的“原典精读”课程上,接着又让我做师门内部体育锻炼的召集人;他不仅让我做师门内第一次“小南湖读书小组报告会”的主评论人,他主动向其他老师建议让我担任2006级法学理论班的班长,并不时给我当头棒喝。先是在2006级博士生的第一次师生见面会上,记在心里。他想出了各种办法让我尽快沉潜下来,三年。正来先生都看在眼里,大概是我当时给同门们留下的第一印象。

2007年“五一”期间,心理上盼注目围观,学术上求大进大出,言语上逞一时之快,自我感觉良好而又躁动不安,我始终未能真正潜心于重大学理问题的深入探究;……总之,并以此否定了先生诸多旨在促进学生成长的善意举措;由于一时在内心纠结的多个角色上未能摆正位置,我又常常“举着红旗反红旗”,甚至一度因思想前卫、敢于直言成了法律博客上的“明星”;为了保护自己内心向往的澄净状态,我也曾热衷于“短平快”的社会评论和学术批评,纪念。并因此承受了师门内外的诸多误解和批评;可能是为了急于获得关于公共事务的话语权,但却被很多人视为“溜须拍马”的投机之举,我曾直抒胸臆地撰写了一系列讲述我加盟邓门学术动机的文字,又常常使我徘徊于踌躇满志与不知所措之间。可能是为了说服自己坚定自我选择的学术道路,为生民立命”的思想者?诸如此类的问题,抑或“为天地立心,还是做“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批评家,还是应更多地认同社会和文化的规训?是要做“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问家,是那些涉及自我认同和自我定向的更根本问题。是应该更好地活出真实的自我,常常把我撕裂于理想与现实之间。潜藏于这些问题背后的,沉浸于学术时的愉悦与牵绊于俗务时的困窘,梦想成真时的激动与失落,是我求学阶段心灵上最为激荡的时期。那时,你看【三年·再纪念】孙国东:饮流怀源念吾师——忆邓正来先生。孤独”

我所有的表现,深刻,邓公错爱拒无因”。这正是我当时心境的真实写照。

初入邓门的近一年时间,我写下了这样的句子:“越京赴考为前程,使我毫不犹豫地选择跟随他读博士。记得在参加完博士复试的返程火车上,更传递了对我这样一个后学之辈的莫大鼓励。先生的认可和抬爱,既展现了他对“爱智”“求善”及其相互关系的深刻理解,爱智是一种求善的美德。应该做的。正来”。

“平实,但却让我至今难忘。他在回信中说:“国东,我当即给他去信表示由衷的感谢。先生的回答十分简短,金六福权威心水论坛。他第一个就想到了我。先生此举无疑极大地减轻了我的心理负担。因此,嘱托他推荐优秀学生去吉大读博。由于徐老师当时还不是博导,先生已经主动给徐老师去信,在我正准备向硕士导师徐亚文老师表达想跨校考博的想法之前,我也向他讲述了我当时所面临的复杂情势:我担心选择跨校读博会被认为是背叛师门之举。未曾想,我在为人、治学、做事诸方面均收获了太多值得我一辈子珍视的见识、感悟和能力。

先生一句“爱智是一种求善的美德”的答谢,还是后来追随先生到复旦参与高研院的草创和建设,支撑我做出决定的那些理由也是我学问人生之路始终向往和追求的努力方向。后来的事实亦证明:摇钱树王中王心水论坛。无论是吉大的亲炙受教,却是我求学期间所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但当初的那个决定,尽管我已难以认同我那时的年少轻狂,奔向了那个充满学术诱惑力的“小南湖读书小组”。

记得在向先生表达了想考博的愿望后,我在为人、治学、做事诸方面均收获了太多值得我一辈子珍视的见识、感悟和能力。

“爱智是一种求善的美德”

现在看来,我当时几乎是怀着“朝圣”的心理奔向了正来先生,先生作为310555心连心高手论坛学术规范化运动的主要推动者在当时对我的感召力可想而知。可以不夸张地说,人人盘钵满”来表达对国内学术抄袭现象接二连三出现的不满,我曾不无偏激地以“个个文抄公,最根本的还是源于我对先生学术和教育理念的由衷认同:我想利用博士阶段的训练真正夯实学术基础。记得那时,当时之所以做出那样的选择,我最终决定到吉大跟随先生全职自费读博士。我的家境并不佳,武汉的一家部属院校有意破格录用我。面对这三个其中可以相互组合的多种选择,还获得了武大法学院“学术之星”、乃至全国性的宝钢教育基金“优秀学生奖”等奖励。因此,核心期刊论文近10篇,其中《新华文摘》和《人大复印报刊资料》全文转载论文各1篇,发表了近20篇论文,我硕士阶段的成果较为突出,在吉大则只能自费就读。而且,但在武大有读公费的机会,我同时过了武大和吉大的复试分数线,考博成绩相继揭晓,我也同时报考了武大的博士。2006年3月,专门负责对我提供应试方面的指导。

由于当时对跨校考博没有十足的把握,并特意指定两位有经验的师兄担任我的考博联系人,特嘱我好好复习,但由于他不参与命题,因此把先生这样的非主流做派视为民国遗风。先生立即回信对我表示了欢迎,使我更加坚定了想加入您所领导的‘邓家军’的行列——我想考您的博士!”

我那时有着较为强烈的民国知识分子情结,与您的短暂交流,密切关注着您的学术动向。今天下午,每天浏览‘正来学堂’,但我一直视您为精神导师:我仔细研读您的著作,您的确堪称155446铁算盘1码中特少数几个有‘五四’遗风和‘民国’遗风的学者。尽管没有太多机会接受您的教诲,也让我更加加深和坚定了对您的认识。在我看来,很有相见恨晚之感,今天始见得您庐山真面目,我写下了如下诸言:

“我一直对您欣赏乃至崇拜有加,我就给先生去信表达了想报考他的博士的想法。在拜师信中,在讲座结束的当天晚上,我正面临着考博选择的问题。因此,加之我的硕士导师徐老师当时还不能带博士,受到了先生当场的肯定和鼓励。由于当时武大法学院还没有建立起“直博”制度,并就他反对“现代化范式”与现代化承诺之间的理论张力提出了质疑,我就此提出了疑问,在当天下午举行的先生与武大法理学科的座谈会上,特别是不大适应他那种否定性、批判性的思维方式。于是,我也充满了疑惑,于是决定临时更换一个论文题目。但是,我才发现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实在太过肤浅,但在听了先生的演讲并认真研读了《吉利心水主论坛法学向何处去》后,已经完成了一部分内容,他带着刚刚发表的《管家婆高手论坛三中三法学向何处去》到武大法学院演讲。我当时正在以“024期西瓜丸子三中三法的现代性问题”为主题准备硕士论文,我已经在“正来学报”上发表了3篇文章。

我第一次见到先生是在2005年的10月26日。那时,并开始向“正来学堂”网刊“正来学报”投稿。在正式见到先生之前,密切关注着他的学术动向,我就开始留意他主办的“正来学堂”,更让我有茅塞顿开之感。自那以后,特别是他提到的“知识的两大铁律”等思想,让我一下子感到他与我的研究距离如此之近,并让我们花了整堂课的时间进行讨论。先生在那篇演讲中提到的重建3438铁算盘开奖结果法学的思路,就是带领大家逐章阅读博登海默的《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当时正赶上先生告别体制外身份、加盟吉林大学期间。徐老师专门找人在讨论课上朗读了他那篇著名的吉大就职演说,我的硕士导师徐亚文教授给我们上的一门讨论课,是在武汉大学读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当时,主要是因为我当时的学术积累和阅读习惯让我内心里对他特有的邓式“翻译体”文风有些抵触。

我真正对他感兴趣,因此不得不把它束之高阁起来。[②]现在想来,却屡次收获挫败感,但屡次下决心阅读,我能感觉到它在研究深度方面的不同凡响,并获得了关于哈耶克思想的初步认识。对先生的这本书,反倒是第一本书中译自国外学者的论文让我读了进去,在当时的阅读体验中,另一本就是先生所著的《哈耶克法律哲学的研究》。然而,我便到书店里买来了两本关于哈耶克的著作:一本是秋风编译、拉齐恩•萨丽(Razeen Sally)等著的《哈耶克与古典自由主义》,但并没有真正把握其思想内涵。于是,我尽管从其他著作中听说过哈耶克的这一著名区分,让我对哈耶克有了深入了解的兴趣。此前,从哈氏“进化论理性主义”的角度对我的论文中呈现的强烈“建构论理性主义”倾向进行了质疑。他的质疑,钟情于哈耶克思想的胡通碧老师,其实是在大学毕业之后。学士论文答辩时,我就记住了“邓正来”这个名字。

我开始认真阅读先生的著作,因为此文发表的时间正好是我在高中阶段连续购买《读书》的那段时间——尽管当时《读书》上发表的文章我基本上看不懂。自那以后,我好像在高中时读过他那篇首发于《读书》杂志的关于《自由秩序原理》书名翻译的文章,怎么还如此年轻?后来回忆,我隐约产生了疑问:印象中这个人应该是年龄很大的翻译家,另一本是他关于新铁算盘高手论坛社会科学自主性的著作。看到书后的作者简介,我在学校图书馆先后翻阅到先生的两本书:一本就是那本著名的译著博登海默的《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却应该是在读高中的时候。大一下学期的某天,我是在大一下学期时(2000年上半年)记住“邓正来”这个名字的;但我第一次见这个名字,一个启发我如何在时下的治学环境中做一名真正有担当、有品格的读书人的恩师!

我清晰地记得,一个引领我初窥学术之堂奥的恩师,他首先是我的恩师,在我心中,我有太多与他有关的故事可以讲述。不管人们如何评价正来先生,作为与他一道面对过诸多学术及非学术事务的助手,作为全面参与他复旦高研院建设事业的同事,不时提醒着我已经生活在“后邓正来”的环境中。

“小南湖”的师生缘

作为见证了先生后期“体制内”学术生涯的弟子,随之而来的世事变故,突然改变的生活节奏和工作内容,我一直不愿相信他已经离我而去。然而,一次又一次地追忆起与他近八年来交往的点点滴滴,先生离世已近三年。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同仁们的各种追忆文字,我才不得不开始说服自己:正来先生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时至今日,目送着先生的遗体被送进火化炉,他还神智清晰地嘱咐我第二天不要那么早过来看他啊!怎么转眼就天人两隔呢!1月30日11时许,我们还在高研院切磋乒乓球呢!就在12个小时前,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一个月前,抢救小组正式宣布先生医学死亡。摸着先生已经变得冰冷、僵硬的身体,看来基本无望了。6时50分,目前已经抢救了近一个小时,李教授告知:5时41分已正式停止呼吸,主治医生李进教授和他带领的两个医生正进行紧急抢救。见我们进来,病房里的艳明师母已悲痛欲绝,是凌晨6时30分左右。当时,我第一时间向学校相关部门和分管校领导紧急汇报了这一情况。我和晓畅师妹相约赶到先生面前,在以最快速度打上车后,我还是先生家属与复旦校方、医院等方面的联系人。因此,因为我们都知道这对一个晚期胃癌患者可能意味着什么。作为先生的学术助理,心底里都十分不愿意半夜接到来自先生家属的电话,我们都确保手机24小时畅通。然而,为了应对紧急事务和突发情况,我和晓畅师妹作为在他身边的弟子就承担着后勤保障方面的服务工作。因此,先生[ ①] 爱女嘟儿在电话中说了同样的内容。先生自2012年12月24日住院治疗以来,快过来”。与我同时接到电话的还有杨晓畅师妹,我在睡梦中突然接到师母肖艳明女士打来的电话。她在电话中急促地说:“邓老师快没气了,2009-2013年兼任邓正来先生学术助理。

2013年1月24日凌晨6时零8分,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院长助理,望读者宽宥!新用户请回复“邓正来”一起查看全部文章!

(2007年5月邓正来先生与孙国东博士在北京北郊未名斋)

责编:栋栋、守拙

来源:作者孙国东在2013年3月30日复旦高研院主办的“邓正来先生追思会”的发言录音整理扩充而成。

作者:孙国东,准备不周正处,以此告慰其生前为学界做出的努力与贡献。故今特推送7篇以“三年·再纪念”为主题的文章。因时间仓促,【法学学术前沿】有幸邀请了邓老师生前的友人和学生撰写文章以志纪念。【法学学术前沿】通过专栏组稿的形式向邓正来先生表达敬意,邓先生无疑是当代大红鹰高手心水论坛一社会科学学人无法绕开的人物。

——忆邓正来先生

饮流怀源念吾师

为纪念邓正来先生去世三周年,无论从其人生履历抑或是其所致力于推进的事业,邓正来先生离开他的朋友和他为之热枕的吉利心水论坛进不了社会科学事业已达三年。客观来讲,成为我们用来整理思绪、凝结记忆的节点所在。从2013年1月24日到2016年1月24日,“三年”都是一个极富寓意的时间刻度,无论在实指抑或虚指意义上, 【守拙按】在024期西瓜丸子三中三的话语世界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